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老九门】【启月】放开我的团子头8

好像越写越偏了 怎么办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知不觉间,新月已经养成了团子头的习惯了
嬷嬷还笑她说“不冷吗?”
新月也笑笑,“不冷啊”

装完大师的嬷嬷戳着新月的团子头
“我是认真的,那个禅寺有一个解签的大师,说的可准了呢,明天公司放假,你去看看吧”
“好”
“要我陪你去吗?”
“不啦,我自己去就好”
“行嘞,你自己多注意啊”
“知道了”

那个禅寺果然是灵秀福地,新月从来没有进来过,没想到看起来破破旧旧的门,里面还别有洞天

寺香火确实很旺,即使新月去了个大早,也还是算晚的。叶子已经开始落了,有师傅轻轻地诵着经慢慢的,一点一点的洒扫着。

香鼎中有的香已经烧尽,有的还在慢慢升起清烟,带着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香气

新月隔着清烟朝菩萨虔诚得拜了拜,其实菩萨的面容在云中看得不太亲切,新月却觉得,莫名有一种慈悲又温柔的感觉

佛祖的微笑,真真是一记良药,渡时间诸恶

在大殿的一旁,新月看见一个师傅慈祥地看自己,她不由自主地跑了过去

“阿弥陀佛,施主,可是有疑惑?”
“我……”
还不等新月开口
“你随我来吧”

新月跟着他,穿过一个雕花回廊,面前居然是一汪清池,今日天气尚佳,真是“天光云影共徘徊”

他们在池边站定,新月看向水中的自己,今天明明是团子头和棉质连衣裙,怎么水中的倒影确实马尾和紫色小洋装,再定睛一看,还是那个团子头和连衣裙

“施主所忧心之事,和一人有关吧?”
“是”
“那人你不认识,却又觉得分外熟悉魂牵梦绕是吧?”
“是,大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师傅笑了:“有这样一个故事,摩登伽女对阿难一见钟情,死心塌地,佛陀以其神通了知,摩登伽女在以前五百世中都是阿难的妻子,而且每一世都相敬如宾,互敬互重。更有趣的是他们俩都是好的佛教徒。所以今世一见钟情,非常亲切,显得与众不同,难分难解。”

“想来,你与那人,是前世有缘的,不过抵不过情深缘浅,落下一个爱别离的债”

“情深缘浅……”

“因果轮回,也许你在梦中经历的,就是你的前世。”师傅含笑细细看她的眉眼,“他今生,来报你的恩啦”

“真的吗?”
“真的”

“上一世情深缘浅,这一世定然不会苦了你们,缘分不是不到,只是未到。你且等着,他自会寻你”
“他会来寻我?”
“老僧从未骗过人”

“谢谢师傅!”
新月双手合十行了一礼
“不必言谢,缘分是你们自己修来的”

新月回到大殿,供了一束香

第二天
嬷嬷发现新月气色变好了“新月你去找师傅了吗?”
“还真谢谢你,我去了”
“怎么样怎么样”

新月笑的开心
“佛曰,不可说”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34 )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