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老九门】【启月】放开我的团子头9

话又说回到张启山那边,都说Y省风景如画,但是他们却没有心思游览,一下了飞机就联系了负责人,直接赶往警局。

K市警方和J地警方多次联手,调查了多年,对于这个犯罪组织也只能说是有大概了解,不能说门清,尽管如此,还是留下了如山一般高的卷宗。张启山带着齐桓和小张还有二月红马上开始了案件的再次分析研究。

齐桓和解九一样都是研究犯罪心理的专家,只不过解九一般负责谈判和审讯,而齐桓则帮助张启山和二月红寻找犯人的行动方式,预测他们的下一步行动。而小张则是行动力的代表。他原来是当兵的,身体各方面素质都非常强大,虽然外表看起来纯良无害。他我最长挂在嘴边的话,就是“张队说什么都是对的”。

以上是三只单身狗

这唯一结婚的,就是张启山开玩笑叫的“老二”,二月红。二月红同张启山一样,是警察世家出身的,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娶一个不是警花的人,虽然缉毒这里确实是妹子很少,但是警察还有负责其他的呀,齐桓还笑过他,“就我们这妹子们的质量,二爷你难道就没有一个心动的?”,结果他夫人还真不是警花。

因为二月红擅长收集各种情报,总是和各种人周旋,因为毒品的流通渠道和吸毒人员的特殊性,免不了去一些特殊场所,见过的莺莺燕燕不在少数,但是让他能见之不忘的,就只有他的夫人。

他和夫人小时候就认识了。二月红的父亲曾经办过一个入室抢劫杀人的案件,被害者就是他夫人丫头的父亲。那时丫头的妈妈带着她回了趟在外地的娘家,回来就失去了家里的顶梁柱。后来葬礼那天,二月红随着父亲一起去了。父亲让他多照顾一下丫头。

那个葬礼,丫头的妈妈哭的快要不省人事,而丫头红着眼眶,豆大的眼泪一颗接一颗串成小串流下来,却没有哭的很大声,还努力扶着快要倒下的妈妈。那时候,二月红就喜欢上了这个丫头。

案件告破,凶手绳之以法,丫头的妈妈带着丫头就搬回了娘家所在的城市,二月红就再也没有见过丫头。再一次遇见丫头,是在几年后的一次缉毒行动中,在一家混乱不堪的夜店。

嘈杂的音乐,暧昧的灯光,不断扭动着的躯体,烟雾缭绕,到处都有散落的啤酒瓶

那时丫头大学刚毕业,被人骗到这里当服务员,穿着暴露的女仆装,被几个男人拉拉扯扯调戏着,还不停揩油,她无助的看向周围,周围都是醉生梦死的人,可没人管她,只看热闹。突然她看到了二月红

嘈杂的音乐掩盖了她的声音,二月红从她的口型中看出,她叫了他一声,“哥”

就是这一声“哥”,困住了二月红一辈子。

二月红爽快的付了那几个人的酒钱,还顺带接过了他们的烟,几个人聊的投机,二月红示意丫头赶紧离开。其实酒场,爽快就是朋友,从那几个男人的谈话里,他发现了自己一直追查的贩毒网络中的蛛丝马迹。

那些烟果然不正常。当张启山带队来这个夜店扫毒时,一个都没漏网。二月红拉着不知所措的丫头,笑了笑

“我们回家吧”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7 )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