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老九门】【启月】十幸

苏冽大大的十幸,写的太好了QAQ

之前因为占了tag自觉过不去,写个文算是道歉,之后还有十虐,看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幸志趣相投

前人有“赌书消得泼茶香”,新月也曾羡慕过。张启山这个老古董,平时就是围着墓啊枪啊的转悠,新月无聊,也只好围着自己的新月饭店的分店生意,久而久之,两人默契的不去询问

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个爱好

新月爱吃,张启山就爱做饭

他不说她也知道,这是宠着自己呢

说实话,一开始张启山做的真的……不好吃……但是后来确实是越来越好吃的

“张启山你看我又胖了!”
张启山紧了紧抱着她的手,笑着不说话

二幸倾情守候

张启山说过的情话很多很多,新月最喜欢的就是那句“我爱你”,而新月说过的所有话,暖到张启山心里的不过三个字

“我等你”

每次看见她小小的身影,陪着他应酬,陪着他悲,陪着他喜,张启山才想起来,真的是二爷的那一句话

还真是“热乎日子”

三幸相逢一笑泯恩仇,嗔痴皆宽宥

“新月……”
又是北平的火车站
“佛爷”新月还是坐在那一个位置,“怎么,佛爷你又大驾光临北平,我们这新月饭店的药材,可都被你拿走了啊”

“张某北上,是来新月饭店求一件宝物的”
“我新月饭店还有东西能入你张大佛爷的眼,让你千里迢迢地特地来北平?”
“我当年得过此宝,不懂珍惜,现在自觉理亏,想把她再带回去”

新月脸一红
“哪有这样的好事?丢了就是丢了,哪还能带回去啊”

张启山一笑:“夫人大度,就让我把宝贝带回去吧”

新月低低头:“谁是你夫人……”

张启山笑得更开,拉起她的手,细细的红线被绑在她的腕间

“随我回去吧”
“我就这么回去了,那我新月饭店的脸往哪放啊?万一你又把我赶回来怎么办?”
“那你跟我来吧”

“张启山!你怎么提亲都不告诉我啊!你逗我呢!”
“岂敢岂敢”

四幸寿终正寝

“夫人……”
“没事”尹新月拉着张启山逐渐冰冷的手,试图用自己的脸再暖他一暖

他暖了她一辈子,如今白发苍苍,她也有机会暖暖他了

“你们下去吧,把一切准备好”
“是”

“张启山啊,你等我”

五幸一生顺遂

人们都说,那尹新月是修了十世的福气,年少时在北平千娇万宠,出嫁后丈夫百依百顺,丈夫死后又是子孙满堂,无忧无虑

六幸生同枕死亦同丘

后来尹新月快快乐乐地过了十年,心满意足

从他们结婚起,枕畔都有他,他走了后,她还不太习惯,还好,她也没等太久

真好,他们又能肩并肩了

她曾经羡慕过丫头,二爷给她留了一个肩膀,现在她不羡慕了,她和他是并肩而眠,就像那日她身披红装,立在他身旁

七幸坦诚相待识温柔

这一辈子,除了提亲,还有自己的枪林弹雨,张启山从未瞒过新月一件事

他对她用尽了温柔

她想,这辈子,大概不会有其他人对她那么温柔了,也不会有人把自己水一样清的心,装在杯子里抬到她面前了。

八幸亲友在侧

送张启山的时候,九门都到齐了,定原和思岑陪着新月,那时候,二爷虽同样白发苍苍,但是依旧儒雅,八爷不再仙人独行

环顾四周,真好,你们还在

九幸相携白首

新月喜欢问张启山他爱她吗?也喜欢问他什么时候爱上她的,也问过

“张启山,你会爱我多久呢?”

他用了一辈子回答了这个问题

十幸江山已看遍,来世再同游。

张启山去世的十年里,新月又一个人走遍了张启山和她去过的地方

很多年之后

“你好,我叫尹新月”
“你好,我是张启山”

“我们在哪里见过吗?”
“我想,我们是见过的”

“在哪里呢?”
“我想,是上辈子”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76 )
  1. 一只很老很老的西瓜冬小蚁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