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伪装者】【台丽】我有一壶酒

明家的小公子,自然是红尘中滚过的

谁都有爱好,谁都嗜酒,从老祖宗骨子里传下来的那点风骨,微醺的洒脱,或者是带着七分醉意笑骂苍穹,亦或是随一叶轻舟飘了去

天生啊,就离不开酒

明台的家中,从不缺好酒,他跟着大哥,在品酒方面也是有所造诣

明台觉得,中国人的血液里就流淌着酒精,不是西方绵柔的葡萄酒,而是更猛烈更似火的,更醇厚的,泼辣又回甘的,也许就像赤水河带来的那样

好酒之人从来不会真的喝醉的

今天是八月十五

去年的八月十五,他还和大哥大姐还有阿诚哥,坐在公馆的楼顶,吃着肥美的螃蟹,桂花酒熏地微醉
大哥打了他偷偷倒酒的手:“小孩子家喝那么多干什么”
大姐又给他满上:“我们明台啊,长大了,想怎么喝就怎么喝,别管你大哥”
阿诚哥则趁机抢走大哥盘子里的蟹腿
阿香端上刚炒好热乎的板栗,一个个剥好放在他们的盘子里

明台满腹诗书用不上了,没头没脑来了一句:

“月亮还真像大饼啊”

“月亮还真像大饼啊”
“噗”曼丽笑了,“我说明大公子,你看着月亮半天,就来了这么一句啊,我还以为你又要说什么‘天涯共此时’呢”

“我天,曼丽你什么时候过来的”
“我在这好久啦,你一直在发呆,想家啦?”
“不是,不过是这军校四四方方的天,乌云又遮了月,没意思”

“那我就给你一点有意思的”

曼丽手中,那是一壶苏州的桂花酿,还有两个苏式月饼

“老师给了我这个,说是送你的,我就给你拿来啦,我可馋了,你不能小气啊”
“好好好,给你给你。反正无事,喝了它吧”

桂花酿的读书不高,口感就是米酒入口的那样,不温不火,不辣的人眼泪直流,就那么缠缠绵绵地滑过喉头,可不就是像大姐那动听的吴侬软语

一小壶酒没有多少,很快就见了底
这月亮却还没出来

“明台啊,月光不出来,你就一直等吗?”

明台放下手中最后一杯

微弱的月光不肯就范,透过云层昏昏暗暗地还是出来了,曼丽看不清明台的脸,却感受到明台的手轻轻握住了自己

“曼丽,我会一直等,月亮总会出来的,你信我吗”

曼丽柔声:“我信”

杯中的桂花飘在酒中,淡淡的金色

渐渐的,乌云散去,明月突破了所有的阻碍,坚持到了自己想要的璀璨

月光洒在明台和曼丽的脸上,两个人相视一笑,他们在此时的眼中,看到了更美丽的月光

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
三杯知冷暖,醉叹天下人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中秋快乐(虽然慢了一步)

其实月光那一段,我想说的原台词是
“我会一直等,革命总会成功的”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3 )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