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琅琊榜】【靖苏】被抓包了呀(下)

其实这一章可能是琰殊来着……

 @梨花雨凉  还梗 亲爱的我真的尽力了

上的链接戳这里     博客整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是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"娘娘,这……"
"辛苦蒙大统领送我回来了,陛下也快醒了,我收拾下就去那里。还要拜托大统领在殿下醒了之后守着"
"是,娘娘"

其实蒙大统领真的想不透静妃娘娘在想什么,他从来都想不透。今天这事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,不当场拔了他的剑杀过去都算是冷静的了,可静妃娘娘怎么和个没事人一样呢?他知道静妃娘娘性子好,可这事可不是性子好可以解释的。

"完了,静妃娘娘会不会被吓傻了……"蒙挚一拍脑袋,"哎看我想的什么。"蒙大统领思考了一下,决定还是趁着空闲去找一下小殊。

"蒙大哥,你怎么回来了?陛下那边不用你盯着了?"
"不是,你看刚刚那事,静妃娘娘这反应"
"难道你想静姨杀了我啊?"
"不是,我这不担心吗"
"没什么的"
"不是……"
"蒙大哥,你今天怎么只会说不是啊"
"呃……我是想着,你们以前那事吧……"

以前,就是以前,林殊是林殊的时候

梅长苏似乎陷入了回忆,但是笑开了"我想着,就是因为以前吧"

那时,是林殊和萧景琰一起上的九安山,按照"惯例"收拾了调皮的小豫津和护着小豫津的小景睿,结束了仪式,没天没地的林殊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静嫔是跟着宸妃娘娘去的,宸妃一向喜欢小殊,怕这孩子有了什么闪失。本来想让祁王去找,转念一想,小殊要躲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也只有景琰可以找得到他。

"宸妃娘娘,我去把小殊找回来把"
"好,去吧,你要小心"

"阿静啊",没有外人,还是少女时代的称呼,"景琰这孩子懂事呢"
"还是托了祁王殿下教导"
宸妃想来,也只有和静嫔两个人在一起,才能想起来自己红衣纵马的未嫁时光。

林殊这孩子神似自己的哥哥,而景琰像自己的这个妹妹,当年林静入宫的场景她还记得。这两个孩子,也许有缘

宸妃没想到,自己真的说对了

景琰找到林殊的时候,他正在一棵桃花树下睡觉,还不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,风吹着初绽的桃花,景琰看地不自觉笑了笑,也不怕着凉。

在一看,这个少年,即使现在这懒洋洋的样子,也是好看的。他知道小殊好看,他一直知道。景琰想,这样好看的人,陪着他一辈子,多好

景琰躺在他旁边,看着花,看着白云,没想,自己也睡过去了

"痒",景琰抓了抓鼻子,"小殊别闹"
"才不是本少帅好吗!"林殊气气得嘟囔,"是佛牙"

景琰睁开眼,小殊坐在他旁边,佛牙乖乖地也坐在那,风吹下第一朵绽放的桃花,落在了景琰脸上

景琰拾起这朵花,收在自己的衣服里,"最先开的花,肯定最好看最耀眼吧?"
"可不"
"但它也最早凋零啊"
听到这话,林殊皱了皱眉,他不喜欢这样的景琰:"管他呢"

"风大了,回去吧,不然我又要被父帅骂了"
"姑母还在,她会护着你的"景琰准备站了起来,"还有太奶奶"。林殊边走边盯着天上的老鹰:"太奶奶一向最疼我了……"突然林殊被景琰拉了一下,往后踉跄了几步,被石头一绊到,直接往后倒去,把景琰压在了身下

景琰觉得,风突然停了,云也不走了,时间就像是停住了。林殊好看的脸就在自己眼前放大,看了无数遍的眉眼,还有看了无数遍的唇……心中似乎有什么不太好的念头,这念头让景琰无所适从

而林殊,也从未如此看过自己的兄弟,他总觉得景琰没有自己好看,但是现在,他懒得思考为什么景琰会突然拉住他。他们一向信任彼此,他知道景琰不是那种逗自己玩的人。景琰就在和自己如此近的地方,同战场上的背靠背不同的感受

不干些什么,似乎有点对不起这一摔了

林殊有点不开心,又想欺负景琰,就学着平日里在军队里看的那些东西,低头就去咬景琰的唇。

可是他小看景琰了,景琰怎么会让他欺负了去,不景琰毫不犹豫地咬了回去

推开他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除了白云草地和树,石头,偶尔飞过的鸟,没有其他东西,佛牙也不知跑去哪里吓那些蝴蝶。那朵桃花还好好的放在衣服里

景琰毕竟是个皇子,也是在军队里长大的,只是一吻,他就不愿意放开

在初长成的小兽斗气撕咬般的追逐中,似乎变了味了,有什么东西在破土

奇怪,怎么会有桃花的香气?

景琰的手攀上了林殊的腰,而林殊抓紧了他的衣襟。两个冒冒失失想闯入大人世界的少年,唇舌间还在追逐着,说是在亲吻,实际上是在决斗。即使面红耳赤也不愿意放开,没人想认输

佛牙突然冲了过来,大叫不止,两人才发现,闯了大祸了

担心他们而赶过来的林燮,被宸妃派来的祁王,护着祁王的蒙挚,怎么不偏不倚,撞见了这一幕

林殊不记得父亲说了些什么了,只记得那些父亲平时从不会说那些肮脏的字眼;一向温柔的母亲,也气地摔了手边的好几个东西;一向疼爱他的太奶奶,也没有说一句话;打他的军棍,是父亲亲自动的手,他从小到大,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打法。

"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!!"摒退了下人,祁王已经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怒。静嫔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,可是她的眼睛是红的,不知道是气的,还是哭的。

"我知道,我喜欢小殊,我想和他在一起"

静嫔只是站起来,给了景琰狠狠地几耳光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

这件事被祁王压了下来。他找来太医,用了带来九安山几乎所有上好的药,才把被打到快死的林殊救了回来。景琰跪了三天三夜,直到自己昏了过去

静妃有时靠近过林殊的帐篷,也靠近过景琰的帐篷,她没有进去,即使两个孩子已经不省人事,她也没看过一眼,甚至之后好长一段时间,她都没有和自己的儿子说过一句话,仿佛他就是空气,自己并没有这个孩子

但是闭上眼,她总是想起那句"我喜欢小殊",从他的眼睛里,一个母亲才想起,自己一向乖巧听话甚至有一些木讷的儿子,骨子里透着那种倔强和执着。

自己的儿子,从骨子里就是倔强的

宸妃觉得,也许,这是兄长和阿静的红线,只是月老拉错了

欠他们的

再后来……没有再后来了……

他们还是好兄弟,好战友,可是已经回不到过去了

直到林殊随着惊天冤案陨落,苏哲带着复仇的怒火回到了金陵……

再一次看见相似的场景,已经是静妃的林静突然想开了,就在看到景琰和长苏亲热的那一刻

她知道蒙大统领想问什么,这么多年过去了,既然他们还是相爱的,既然他们不在乎天下悠悠之口,她也不在乎了。她知道,小殊回来了,但是马上他又要离开了,他和景琰,注定就是要分离的,她没必要,也舍不得再去补一刀了

因为她从自己儿子的眼中,看到了当年的倔强

景琰把那朵桃花,藏在了包着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的绒布垫子下面,放在了林殊的牌位前。这朵桃花的存在,林殊不知道,梅长苏也不知道

小殊,你闻,桃花香呢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51 )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