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琅琊榜】【靖苏】忆故人

冬至总要发点什么对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梅长苏记得自己曾经轻轻地唱过

"茅斋满屋烟霞,兴何赊,老梅看尽花开谢,山中空自惜韶华。月明那良夜,遥忆故人何处也。"

那时候景琰总说不喜欢这首曲子,太过悲凉了,梅长苏也只是笑着说他:"没想到不通音律的景琰居然也识得这个曲子?"

其实梅长苏不知道,他不在的那段日子,景琰曾经听静嫔无数次地弹起这首曲子

"母亲这曲子太过悲凉,可是母亲有心事?"

静妃轻轻地拂去琴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抬头看着院子中的楠树,对他说:"此曲名曰《忆故人》"

其他的并没有多说,这曲名和婉转凄凉缠绵悱恻的曲调景琰已经懂了大半

"邯郸驿里逢冬至,抱膝灯前影伴身。
想得家中夜深坐,还应说著远行人。"

他想起了他的小殊

那时候景琰还不知道,他的小殊会回来,他也不知道,比起失而复得更痛苦的就是得而复失

对于梅长苏亦然

今日是冬至,天气寒了,梅长苏虽然没有了火寒之毒,但是毕竟年迈了,宫人细心地加了碳火,由飞流照顾着,飞流这些年虽然心智并无多大改善,武功却是到了无人能敌的地步了,但无论怎么说,他还是那个黏着苏哥哥的孩子

"飞流啊,苏哥哥不冷,宫里做了饺子,你爱吃的,去找你小梨姐姐吧,她会给你留着的"

"嗯",飞流重重点了点头,然后给梅长苏拢了拢斗篷就出去了

等到飞流出去,梅长苏慢慢地站起,从墙上取下了许久未弹的琴,轻轻调试

起手

仍是那首《忆故人》

庭生此时带着他的皇后刚好来看望梅长苏,他知道从父皇去了之后,这时节先生都不太好受,太医也同他讲过,先生的病多半是哀思郁结于心所致,他也想了办法,但是毕竟只有父皇,只有父皇才能让先生发自内心的开心吧

庭生并没有让人通报,到了门口,他听到了琴声。

果然还是那沉重的思念,只为一人

皇后拉了拉他,摇了摇头,又看向一处宫殿。庭生顺着皇后的目光看去,明白了她的心意

庭生拍了拍她的手,两个人隔着门向长苏行了礼后就悄悄地走了

皇后所指的地方,正是供奉景琰的神位的宫殿

看着殿中烛火照耀的神位,庭生点了香,青烟冉冉中他仿佛看到了父皇慈祥的脸庞

眺望而去,百姓家的炊烟已经升起,他想,父皇和先生一生的所有呕心沥血,都是为了这太平盛世,为了他们,也为了天下百姓,他也不能休息

庭生执了皇后的手,慢慢地走去

当飞流带了饺子回来的时候,长苏小心地藏好了情绪,飞流把饺子抬出来

"小梨姐姐,好吃"
"嗯,好吃"

故人也还在

茅斋满屋烟霞,兴何赊,老梅看尽花开谢,山中空自惜韶华。月明那良夜,遥忆故人何处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瞎几把写别理我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31 )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