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靖苏】生死搭档(民国AU)

啊啊啊啊啊啊啊酒我爱你!!!

清杯酒:

迟到的生贺,小蚁 @冬小蚁 生日快乐!时间有点紧写的不好,不要嫌弃呀~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生死搭档


寒光一闪,举枪的男人笑容还未完全凝固,一个“你”字只发出了半个破碎的音节,便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,圆眼瞪得大大的,面上的一道血痕显得尤为可怖。


“你站得离我太近了。”萧景琰不带任何感情地说了一句,也不知在给谁听。他弯腰捡起男人的手枪,不紧不慢在所有尸首的眉心处补了一枪。小树林十分偏僻,一时半会儿不会被注意到死了这么多人,萧景琰掂量了掂量手里的左轮,不是很合他的胃口,他嫌弃地摇了摇头,却依然将枪别在了腰间。


似乎太安静了。


萧景琰敏锐地捕捉到了微不可闻的摩擦声,即刻转身,然而接近他的人已经举起了枪,他们之间隔着一颗子弹的时间。


致命的时间。


砰——


萧景琰看见如断线木偶般倒下的人的后面,露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只能是他,梅长苏,他的生死搭档。


“跟你说过多少次,什么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。”梅长苏的口气中带着几分埋怨。


“这不是有你吗?”萧景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还好有你。”


梅长苏耳根泛上了酡红,小声嘟囔,“有恃无恐。”


 


刚认识梅长苏的时候,萧景琰是很不服气的,梅长苏一副学生的装扮,文文弱弱地一笑,好看是好看,可哪里是军营里铁打的汉子该有的?他看起来是那么单薄,萧景琰自傲地觉得,仅凭一根小手指就能将这个白面文士撂倒。


“他就是我为你选的生死搭档,梅长苏。”


萧景琰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老师,明明他说要给自己这个本届最优秀的学员找一个最好的搭档,怎么,怎么会是这么一个人?


萧景琰觉得自己被耍了。


“你好,我是梅长苏,请多关照。”梅长苏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萧景琰的不甘和鄙夷,友好地伸出了手。


“萧景琰。”碍于良好的教养,萧景琰也不好发作什么,握住他的手随意晃了两下,冷冷道。


“你可别小看了他。”教官自然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,但他并没有表示什么,甚至看向萧景琰的眼神中难得带了一丝玩味。


梅长苏真是个讨厌的人,明明什么训练都不做,还总是对自己指手画脚,美其名曰帮忙纠正。他看似对每个人都很温和,实际是冷漠,利用人的时候毫不留情,要是哪天战友陷入险境,萧景琰丝毫不怀疑梅长苏会牺牲他们谋求所谓更高的利益。


真是冷血,萧景琰在心里冷哼一声。


只是...他不得不承认,梅长苏的枪法确实出神入化,就连萧景琰这个射击课一向排名第一的人,都比不过梅长苏。


他总归是有亮点的吧,不然老师怎么瞧上了他。


然而到底是偏见多于欣赏,在第一次生死搭档出任务的时候,萧景琰对梅长苏发了火。


一向好脾气的梅长苏那次也难得动了真怒,不顾正在考核直接拉着萧景琰闯了所谓“敌方关押卫峥的仓库”,指着空无一人却埋满“炸药”的地方怒吼。


“这么明显的陷阱你都看不出来?在学校学的东西都进了肚子里吧!你是不是非得搭上自己的命才他妈觉得自己是个英雄?!”


看着萧景琰错愕地盯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梅长苏才稍稍平复了喘息,叹道,“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,但既然我是你的生死搭档,我们都在做任务,我们就是一体的,所以,收起你的情绪。还有,世间本就没有什么完美的方法,任何时候,我们都是为了保全更多的人。”


梅长苏再也不看萧景琰,大步流星走了出去,他们的老师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,拍了拍梅长苏的肩膀,走向萧景琰。


“是时候跟你聊聊了。”


 


“其实我第一次见到梅长苏的时候,感觉是跟你一样的。他看起来并不是个当军人的料,却来向我毛遂自荐。我以为他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爷,当军校是玩乐场,于是嗤笑一声,问他要个理由,他说,他能凭自己找到这里,足以证明。我一想,我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,我们这个地方是机密,学员都是我亲自去选亲自带来的,他能找到,并且毫发无损进了我的办公室,说明确实有两下子。但是就凭这样不足以说服我,于是他跟我打了个赌。”


结果自然是老师输了,萧景琰目瞪口呆地听着梅长苏与他老师的交锋,他自以为压制毫不费力的人,竟然能在被老师用枪口指着的情况下谈笑自如,然后趁机反客为主。


“他虽然只会那么几招,但重点是有效。而且,他稳,够果决。”


“是我目光狭隘...”萧景琰颇有愧疚。


“你本不是那么冲动之人,我将梅长苏搭档与你本是为了互补,结果却反而激发了你的气性。我们本来就是夜行者,算计是我们生存的需要,你嫌他怎样,等同于五十步笑百步。不过,我依然认为你们是最好的搭档,甚至可以说,你们进到这个地方,就是为了等待彼此。太重情义是你最大的缺点,但同时也是最大的优势,只有梅长苏,才能让这份品质完美地发挥作用。”
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
萧景琰是真的觉得自己对不住梅长苏,但他不确定梅长苏还会不计较,毕竟他,他都气成那样了。


当然,最终梅长苏大度地同萧景琰“重修于好”,萧景琰也终于发现,他这个搭档,真的浑身都是亮点。


自己当初眼光怎么就那么差呢?


 


“你在想什么?”梅长苏看萧景琰一直在出神,忍不住问。


“在想我过去真是个傻的,对你曾经...”


“又提这个,”梅长苏不满地打断,“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?萧景琰同学,任务之前胡思乱想,是会扰乱军心的。”


“对不起,我不是——”


“嗯?”


“那个,有关明天的细节我们再过一遍。你扮作清洁工,趁机查看兵力部署......如果同我们所料不差,确认行动,你便趁我经过的时候假意撞到我给我钥匙,若你避道而行,行动取消,立即撤退。”


“明白。”梅长苏随意把玩着袖口上的纽扣,像是他们只在谈论明天吃什么,“只有我们两个人,对方的兵力是我们数倍,万事小心。”


“你也是,”萧景琰想了想,又补充道,“记住,我们是生死搭档。”


生死搭档,两人一条命,同生共死,梅长苏怎会不知。


“我从没怀疑过,不像你。”梅长苏笑了笑,冲着萧景琰的肩膀捶了一拳。


可是世事无常,如果我们俩只能活一个,我希望是你。


 


“萧景琰!我们是生死搭档!这是你说的!”梅长苏感受到趴在他肩上的人气息越来越弱,通红着眼眶吼道。本来今日一切都很顺利,文件不受什么阻碍便拿到了,只是他们撤退的时候运气不太好,原本应该无人的地方,却多了一个偷偷摸摸做着什么的军官。


三人同时一愣,又同时做出反应,只不过那个军官的反应是扣动扳机,而萧景琰的反应是护住梅长苏。


“我当然记得,我什么时候对你食言过?”萧景琰虚弱地笑着,每说一个字都牵扯到了伤口。


“所以你给我好好撑着,不许睡!”


“可是我真的累了啊,好长苏,我先眯一会儿,就一会儿...记得,叫...我...啊........”


梅长苏抽了抽鼻子,继续坚定地向目的地迈进。


 


 


 


萧景琰再度睁眼的时候,入目的全是不曾见过的物件。他看向窗外,就连外面的风景也是陌生的。


除了靠窗的那个人。


“长苏?”他一开口,才发现声音沙哑的可怕。


“你醒了?”梅长苏转过身,阳光打在他身上,明明该是缥缈的,在萧景琰眼中却显得那么真实,他看起来并不算惊喜,除了骤然发红的眼眶。


“你知道吗,这些日子我想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我想跟你一起,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种。”萧景琰接过梅长苏递来的水,酝酿了很久,方才开口。


“这么巧,我也想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,我愿意。”梅长苏握住萧景琰略显颤抖的手,笑着看着他的眼。


 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 ( 1 )
热度 ( 81 )
  1. 冬小蚁清杯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酒我爱你!!!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