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启月新年联文】三.三生缘

第三部分·第三世第一篇

注:第一世第一篇

注:第一世第二篇

注:第二世第三篇

注:第一世第四篇

注:第一世第五篇

注:第二世第一篇

注:第二世第二篇

注:第二世第三篇

注:第二世第四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新月曲如眉,未有团圆意

 

红豆不堪看,满眼相思泪

 

终日劈桃穰,人在心儿里

 

两耳隔墙花,早晚成连理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8点,起床

8点半,出门,然后顺路去那家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,同其他日子一样,买一个红豆派,没形象地边走边吃

8点55,开工前5分钟,到达博物馆,打卡上班

尹新月平凡而忙碌的一天,就这样开始了

 

尹新月的人生小百科全书中,有几个未解之谜。她已经思考很多年了

 

第一件事,是她的一串手链

 

准确的说是一串相思豆手链,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。新月也说不清它的来历,从她有记忆开始,这串手链就不曾离身。小时候小,手链就放在一个小小的袋子里挂在她身边,等她长大了,就取出来带来起来,从未离开过她的身边,像个老朋友那样

 

因为手链,小时候新月第一知道的古诗,便是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”,再后来,便是“红豆不堪看,满眼相思泪”

 

但是谁的人生也不只一件想不通的,对吗?

 

所以新月不解的还有一件事,就是自己为什么一股脑地走到上了和考古有关的这条路。从小新月就有一个梦想,就是成为一个考古学家。说来也是刚好,新月从小到大最擅长的就是历史和化学,而且她的性子也合适,随时安安静静地,能沉下心,专注。在和父母商量了很久很久,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,他们彼此退了一步,新月去学了文物修复而不是自己向往的田野考古。父母想,女孩子家,外面始终是太辛苦了。新月在大学额外努力,老师们也很喜欢这个有天分的孩子,于是新月就在毕业后,来到了博物馆,跟随老师学习古籍修复,顺便学习下其他纸质文物的保护。

 

在工作的时候,新月是几乎不化妆的,除了那串红豆手链,也不太喜欢戴其他的首饰。不喜欢戴不代表没有。新月钟爱那些带着岁月气息的古典首饰,比如一対珍珠耳环。说起这个珍珠耳环,就是新月不解之谜的第三个。

 

说起耳环的来历,还真有些神叨。那天,新月背着包,抬着一碗红豆奶茶,慢悠悠在古董街上挪动,除了红豆奶茶,新月还记得那天的天气不错。之所以来到这里,是老师让她自己去那里找一个以前在博物馆工作的张老先生,顺带在那里练练眼睛,学习一下。老先生和她约在一个古董店。新月觉得还是自己去先生家请教,但是先生说他刚好要去古玩街有事,就这样,新月来到了这家古董店

 

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,新月就像先去店里逛逛。据说这家古董店的老板是老先生的朋友,新月已经脑补出一个胖胖的老人也许还是地中海,要不就是有白胡子像老仙人那样的。当她推开那扇古色古香的门时,她有点想不到。

 

古董店其实都大同小异,真正让她想不到的,是老板

 

在门上铜铃的叮当声中,出来一个微笑的年轻人。他穿着一身暗绿长衫,配上一条写有书法的围巾。那人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,带着眼镜,手中还捧着一座鎏金博山炉。他开口笑到:“你是尹新月吗?你好”

 

新月发现,他笑起来还有小虎牙

 

新月很好奇:“你认识我?”老板的心情不错,对她说:“你可以叫我齐八,张老和我提起过你,他还没到,你随便看看就好”新月看他似乎确实正在忙,赶紧说:“好的,谢谢”

 

齐八抬着博山炉准备回内室时,他回头看到了新月手上的那串红豆手链,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,放下香炉掐指一算

 

缘分到了

 

新月在店里东看看西看看,从博古架上的盆景瓷器看到展柜中的玉器珠宝,一对珍珠耳环吸引了她的目光。人们常说“人老珠黄”,日子久了珍珠自然会失去它的光华,这对耳环呢,第一眼,新月觉得她看到了一位贵妇人,没有少女的张扬,没有老态龙钟,刚刚好,是时光沉淀下内敛的优雅从容

 

刚想在仔细地看卡,就听到张老先生的声音,老先生爽朗地和新月打招呼:“小姑娘来了啊,挺好挺好”老先生颇为儒雅帅气,新月还脸红了一下:“先生好”

 

齐八听到声音,端了一套青色茶具出来:“我说老张,人小姑娘可不吃你这一套”新月发现张老先生的眼睛亮了亮:“哟齐八,今儿怎么舍得用这个啊?我可念了好久呢,总算是能试试了”没曾想,齐八不知从哪拿出一个搪瓷杯子,上面还印着毛主席的头像,往里面随便放了点荷叶,开水一冲递给张老先生:“这才是你的,师娘特地交代的,荷叶”

 

鬼知道新月憋笑憋的多辛苦

 

其实今天新月来不过是请教下一本正在修复的清代书籍的用纸问题,也没什么大事,但是光嘴说也是不够的,所以张老先生决定去看过再说。之后也就是闲聊。新月看着齐八修长白净的双手行云流水地泡好那一壶龙井,端起小杯慢慢品,听着张老先生和齐八拌嘴,一个下午倒也过去了。出了店门,新月给老师打了一个电话,老师正在通话中。新月肯定想不到,今天的请教,是两个无聊的老头老太太在搞事。

 

“怎么样?今天的小姑娘不错吧?我就说她肯定适合你们家启山。长得好,人又乖巧,还和启山能有共同语言,这不挺好?小姑娘家还担心她性子太安静,怕找不到男朋友,托我在学生中帮忙看看,我就想到了你家启山”

“是挺好的姑娘,我看确实合适。但是这事还不是要两个孩子都同意啊?启山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,哪个女孩受得了?”

“那还是找个机会安排他们见见吧,说不定就对上眼了”

“那行,不过怎么见面还是要让我好好想想才行”

“行,那你别忘了书的事啊”

“好好好”

 

回到家的新月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对耳环,时不时地就去齐八店里瞅瞅,顺带蹭点茶喝。一来二去倒也和齐八熟了,她才知道齐八是张老先生的得意门生,张老先生还有另一个弟子,就是他的儿子,叫张启山的,新月总觉得在哪听过这个名字,不过她也没太在意。

 

过了几天,是新月的生日,她有到了齐八的店,这一次她鼓起勇气问了齐八耳环的价格。出乎意料的,齐八取出耳环装入一个锦盒:“生日快乐,送你的”新月太过震惊,忽视了后面的那句“物归原主”

 

以上,就是耳环的来历

 

之前老张策划的见面,一直没机会真的实施。一晃就是三年。三年后,张启山和尹新月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见面了

 

新月他们所在的城市最近的一次道路施工时发现了一座墓葬,规模相当可观,随葬品数量众多而且种类丰富。为了更好地保护文物,除了原来考古队的,还调了博物馆的一些人过去帮忙,调的人大多数是青铜、金银器、宝石、木器还有织物的,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叫上了书画古籍组的。原本调的是新月的老师,但是老师最近身体不太好,就让新月去了,这事到没什么困难的,新月也会的,就答应下来

 

考古队通知说没必要一直在现场,有需要会通知的。所以新月那几天就在实验室等啊等,随时开着手机等消息,也会看看电视上有没有报道。终于还是让她等到了。那时候新月正在餐厅吃红豆冰,负责人就打电话过来,说是有发现,就让她过去一下。新月二话不说,冲回实验室,抓起工具箱和证件就往外冲,当然空出来的手还没有忘记没吃完的红豆冰。

 

几乎用灌地处理完红豆冰,打的冲到现场,因为奔跑,她脖子上戴着的证件跑到了后面。她正准备把证件转过来,就听到一个冷冰冰带点嫌弃的男声

 

“你就是尹新月?”

 

哎嘿,我们的新月小朋友可没有谁这么和她说过话,当时就怒了,转过头就怼了回去:“就是本小姐,有意见?”

 

事实证明,声音好听的人确实有可能很帅,但是新月又不是那些满脑子粉红泡泡的少女,她是一个有原则的花痴,原则就是

 

招惹我的人就算是金城武也好感度为负!

 

其实张启山也是懵逼的,他说话一向是平平淡淡的,但是也没有嫌弃过谁,但是不知怎么,他对于这个临时过来的女孩,感觉有一点点,呃,怎么说呢……好吧他也不知道怎么表达,就是因为奇怪的感觉,莫名就想去惹下她,不是因为不喜欢

 

张启山发誓,自己绝对不是闷骚

 

她呛了回来,张启山倒是想到了,也不恼:“既然来了,就别像个炉子杵在那,过来帮忙”

 

我去,说我像炉子!说我矮胖?你丫的

 

但是她忍住了

 

工作其实就是在发掘中,出了一个匣子,怕是里面会有书信就让新月过来了。新月蹲在那里仔细看了看,想想后盯着匣子对张启山说:“不能在这里打开,先挖出来送到实验室吧。”她没有得到回应,“喂……”

 

其实那时候,张启山正在盯着她看,视线在她说话的时候转移到了这个静静躺在那里的匣子:“就按你说的办吧”他心里又想到了这个匣子出现时的情景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敬请期待第三世第二篇  @Miss巴扎嘿 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76 )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