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阴阳师】【晴博】茱萸

秋日的阳光总是暖暖的,博雅在这愉快的日光里,提着新得的好酒,乘车去寻晴明

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在这样的秋日和挚友小酌几杯来的惬意,这是博雅一向喜欢的事

不过博雅去找晴明,确实是受人之托

开了门迎接他的,不是之前习惯的照料晴明日常琐碎事物的桂花式神,是一个新的没有见过的式神。不过博雅没有在意,晴明也和他说过,桂花式神不过在十几天,想来十几天后就是交接的日子。在和晴明相处这么久,多次拜访庭院之后,博雅倒是习惯了不同的式神

这个式神也是极貌美的女子,时兴的女士礼服,纯纯的浅紫红,让她看起来又端庄了几分的,年纪似乎比桂花式神大了一些,却也还是年轻。

"博雅大人随我来吧。"博雅跟着她进了庭院,闻到她周身的香味是冷冷的,不似桂花的甜香。博雅本人倒是很喜欢这样的味道,让人觉得舒服

随着博雅走过庭院,庭院还是那样,所有的草木都在自由的生长,略显凌乱的花园仔细一看,却有种说不上来的和谐,"嘛,我说啊,晴明,你的院子真该好好修整一下了……"博雅如此说到,但是他想,晴明绝对不会去修整的。让草木自由的生长,给它们空间不去打扰它们,适应天道,不强加自己的意志,这也是晴明的温柔

博雅看到小桌上早就备下了蒸好的螃蟹,挠挠头笑笑:"又是桥下的式神告诉你我到了的吧?"晴明轻打折扇,笑了笑:"我猜的"

看到博雅手中的酒,晴明朝式神点了点头:"龄草,拜托你了"

引路的式神龄草接过博雅带来的酒,从庭院消失,又从房间出现,手中的托盘上精致可爱的酒壶,两个杯子,还有一朵鲜艳的菊花。龄草在小几面前正坐,纤纤玉指把空杯斟满,又取下几片肥厚的菊花瓣放入酒中

"和晴明每次喝酒,都有和别人在一起没有的风趣呢"博雅端着酒杯,端详着杯中的花和杯身的花,香气四溢,一口饮尽花香还在唇齿间游走。他现在知道,龄草的真身是什么了。他只觉得,庭院中开放的菊花,娇憨可爱

"秋天,真是赏花的好时节呢"
"博雅也有风雅的一面啊"
"那当然啦"

"对了,博雅来找我,一定是有事吧?"

晴明一提醒,博雅才发现自己把正事忘了,赶紧放下酒杯

"是这样,野泽大人你知道吧?"
"知道,"晴明喝了一口酒,"那个人曾经夸过他家中的菊花"
"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称呼殿下为那个人!"博雅顿了顿,看了看一旁微笑的龄草,"你知道他家的菊花很出名,可是就在昨天,他家盛开的菊花突然全部凋零了,一朵都不剩"

"殿下非常惋惜,说要查清楚这件事"
"不就是菊花凋谢了吗?"
"还不只这样"
晴明眯了眯狐狸似得眼睛:"还有什么?"

"野泽大人家的庭院中,突然长出了一株一丈多高的植物,上面还有红色的果子。真的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!野泽大人想到自己家中的菊花,怕这植物是什么不详的东西,就托我过来问问你"

"原来是这样……"晴明低头想了想,"我和你一起去拜访一下野泽大人吧"
"啊,那真是感激不尽!"

一走进野泽大人的院子,就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香味,那不是花香,是一种从来没有闻到过的香味,还有点辣辣的感觉,但是又是香的。在一看,味道就是来自那一株长有红色果实的植物

精心布置的院子中菊花都败落了,再也看不出院子的风韵。博雅更喜欢晴明家的院子了

"晴明大人,如您所见,家中的菊花已经残破不堪,殿下本以打算前来赏花,现在伤心不已,我也深感罪恶。"
说完野泽大人还抹了把泪
"这株植物突然出现,我也不敢动它,希望晴明大人帮我看看"

晴明朝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龄草点了点头,龄草过去俯下身,轻轻抚摸着一朵枯萎的菊花

野泽大人对于突然出现的漂亮女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,可他看向博雅和晴明,两个人一脸淡定

过了一会,有微风起,枯萎的菊花在枝头颤了颤,龄草的眼中充满了泪水,她靠近晴明,晴明摸了摸她的头

野泽大人发现,这个女人又突然不见了

"大人,恕我冒昧"晴明打开了他的扇子,虽是向野泽问话,却看向那株奇怪的植物,"大人您可有兄弟?"

野泽奇怪,却还是老老实实回答:"我有一个弟弟,前几日说是去拜访山中的好友,顺带欣赏山中红叶的风景,至今未归"

晴明摇了摇头,突然野泽觉得有什么不对劲:"难道是我弟弟出了什么事?"

"让他自己和你说吧"

说完晴明猛地合上了扇子,开始念咒。等他再度打开扇子,扇子开始散发出耀眼的金光,金色的光芒随着风扩散,所到之处,原本枯萎的菊花再次绽放,有花粉样的东西从菊花中飞出,渐渐集中,形成一个虚幻的人影

明明是虚幻的,但是野泽一秒钟还是认出来了,那就是他的弟弟

"弟弟!你这是怎么了!"
"哥哥啊"人影向晴明和博雅微微鞠躬后向自己的哥哥说到,"我已经不在人世了,只希望哥哥能把我的尸体好好安葬,让我可以安心去陪伴我们的父亲"
"可是弟弟,你不是去拜访朋友吗?又怎么会命丧黄泉啊"野泽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悲伤
"我在山中不幸遇见山贼,他们杀了我还把我抛下山崖,多亏了这株植物和阴阳师大人给我一个回家见您的机会"他又向晴明鞠了一躬,"我的时间不多了只求哥哥完成我的心愿,替我报仇"

身影渐渐消失在风中

"以上"晴明开了口,"您弟弟虽然去世,但是放不下对您的感情,借了这茱萸回到了您的身边"

他看了看枯萎的花:"这花,就是承受不了这种思念,而枯萎的"

野泽大人坐在重新绽放着花的庭院中,对着渐渐枯萎的茱萸发呆。当博雅和晴明离开宅院,听到了那隐忍多时终于哭出来的声音

再后来,博雅又一次来到了晴明的庭院,又带来了酒

"这是野泽大人送的,他已经安葬了自己的弟弟,也抓到了那些盗贼,给他报了仇"
"恐怕抓到这些盗贼,博雅你也出力了吧"
博雅抓了抓头

还是那套酒具,还是龄草服侍,还是那些自由生长的野花,只是庭院中多了一束长得极茂盛的茱萸

"博雅大人"龄草轻轻笑着,"受伤了,就不要喝酒了"
"啰嗦!!"

庭院今天还是充满了笑声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重阳节的梗吧,很喜欢这样感觉的故事,暖暖的,很贴心,故事背景那时候是相当于大唐,重阳已经是中国的民间节日了,但是在日本并不过这个节,这里是借用了茱萸的设定

我写过架空的靖苏,也写过正剧向的启月,写过言情剧般的台丽,但是我一直想试一次玄幻风的文,那种充满了有温度有人情味的奇闻异事,所以我在这样的一个日子,想满足自己这样的一个愿望

阴阳师里的每一个人物,不管原著不管电影电视剧亦或是手游,他们都是有温度的,充满着人间的喜怒哀乐,还有他们的执念

所以我写下这篇文,给亲情

评论
热度 ( 71 )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