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小蚁

有灵感时爆肝 没灵感时咸鱼
给自己撒把盐

【靖苏现代】恋爱要在嘴炮后 中

霏 微 。:

已完结,但案件动机与作案方式需要逐步进行推敲


故不能全文放出


致歉


反正他们两会嘴炮的


好好嘴炮的


前文在这里。。。   maybe中


OOC属于我


感情属于他们




7


“对了,听说今天痕迹科会来一位新同事,这会儿该到了吧。”


“他确实不是自杀。”这个声音的熟悉程度让萧景琰的脑子顿时短路。


“因为他是左撇子。”梅长苏恰好出现在浴室门口,严肃的说道。


怎么会是他?


萧景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
 


8


“你是痕迹科新来的吗?”蒙挚疑惑的问道。


“你好,我是梅长苏,是个新来的,请多多指教。”梅长苏向各位友好的一笑。


萧景琰蹲在尸体旁,看着这个早上还在为他工作的管家眨眼就变成了他的同事。


这个套路我不是很懂,难道我们家支付的工资不够支持你生活?


萧少爷觉得自己是该好好了解一下自家佣人的薪酬水平了,把人家都逼得出来打第二份工,也实在是太不像话了。


“你咋说他是个左撇子的,正常人不都是右手拿刀呼啦一下嘛。”戚猛的大嗓门明显表示着对梅长苏看法的不认同。


“他的左手中指上目测有两个老茧,左半边的手臂肌肉也明显比右半边发达许多。更何况还有放在家用电话左手边的留言簿,茶几上靠左摆放的咖啡杯,书房内电脑旁的鼠标以及。。。。。。”提到这儿梅长苏退后了几步,看着浴室的门把手,轻笑道:“这间屋子内所有房间的门把手都是安放在左边的。”


“啧,好像还真是。”冬姐思索了一会小声的赞同着。


“那怎么不说是他的同居人呢?”


“不是他。”


“不是他。”


萧景琰和梅长苏异口同声的回答道。


“小萧啊,人家刚来你就产生共鸣了啊哈哈哈哈哈哈”蒙组长打趣道,“你们还真同步,一点都不像刚认识的。”


萧景琰默默叹了口气,我和他还真不是刚认识的。


 


9


“为什么不是他?”


萧景琰听闻此话便站起身走到洗脸池边,“你们看这里的毛巾与漱口杯就知道了。”


左边的毛巾与漱口杯被整齐的放在应该放置的地方,特有的花纹“H”标识了物主的身份,右边同样的位置“W”也说明了一切。


“所以,何文新这个左撇子为什么要放弃自己惯用的左手而改用右手割腕呢?”战英摸了摸下巴,丝毫不能理解这起“密室自杀”。


“别想了,拉回去开吧”冬姐拍拍手吩咐道。


萧景琰再次望向门口时,梅长苏已然不见踪影。


 


10


浴室太过干净,同事们在现场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

萧景琰也被弄得有些迷糊便走出浴室,想去其他房间碰碰运气,靠在走廊上,他看见梅长苏一人在客厅随处走着,还不时的停下来用手指擦拭着什么。


“有发现吗?”萧景琰有些气恼的走过去,低声询问道,“我的管家?”


“呵,萧少爷,这可是在工作,别忘记您和老爷打的那个赌。”梅长苏轻声笑道随即走开了。


萧景琰愣住了。


“咋了萧哥,还真起心电感应?”战英拍拍他的肩膀开玩笑道。


“去去去,瞧你整天都想些什么。”萧景琰无奈的说道。


他也没敢忘记自己曾经在父亲面前立下的毒誓,不凭借家中的帮助来完成自己的梦想。


所以,现在的警局内,没人知道他的底细。


当然,


除了新来的同事兼他的管家,


梅长苏。




TBC




后记:今天窝在旅社的蛋里刷《大宋提刑官》,宋慈最后的结局让我莫名想起了祁王萧景禹,同样是为了百姓社稷,为了天下苍生,结局却一样令人唏嘘。

评论
热度 ( 48 )
  1. 冬小蚁霏й微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冬小蚁 | Powered by LOFTER